[CRM Big Data]數據行銷:如何讓客戶自願給你個人數據?

我們常聽到數據行銷,究竟什麼是數據行銷呢?

時今日,無論你做任何生意,尤其是零售及服務業,都會叫市場部同事設計一個會員計劃,期望可以鼓勵客戶多點光顧。

設立會員制度,第一件事是設計獎賞計劃(Incentive Program)和會員表格,很多市場部同事就困在這。穿腦袋,交出設計,被老闆或上司質問:又係玩積分?無乜新意喎!點解你覺得客人會願意給你這些資料?!上述問題,一時間很容易令你語塞,對吧?

數據行銷 data marketing

訂位服務也可成為數據行銷的工具

首先,讓我在這說一個日本壽司餐廳的真實個案,請花數分鐘看完,我相信可以給你一點啓示:

商人壽司郎(Akindo Sushiro)是日本銷量第一的連鎖迴轉壽司店,在日本全國有超過440間分店。

商人壽司郎率先採用在壽司碟下植入晶片來計算壽司在迴轉帶上行走的路程,每一碟壽司行走到達預定的距離就會被撤回,以保持食物新鮮度,也給客人一種品質保證的信心。這個階段的數據採集跟客戶講關係管理(CRM)可以說沒有直接關係,而是用於「品項管理」(Item Management)。

2015年6月,商人壽司郎推出智能手機應用程式(App),讓客人可以透過應用程式訂位,客人輸入人數,選擇地區,應用程式就會顯示該區所有店舖的等候時間,客人選擇店舖,應用程式會發出訂座號碼,客人在指定時間內到達店舖,在店舖外的電子看板輸入訂座號碼,電子看板收到訊息,就會編排座位。

這個為了解決客人長時間等待入座問題的應用程式,其後發展為一個數據採集工具,並且有助推展會員招募工作,此話怎說呢?

商人壽司郎

根據客戶消費數據設計會員優惠

客人用智能手機應用程式訂位,當然樂意輸入個人身分認證資料,譬如說手機電話號碼,方便到店後確認身分,客人當然亦需要輸入這次光顧的人數。當客人到店之後獲安排入座及拿取食物,商人壽司郎的數據管理系統(Data Management System)就會把這個客人的數據整合起來,既有了這名客人的一個獨特的身分認證(unique identity),也知道他去了哪一家店、多少人光顧,什麼時段進店、什麼時候離店、吃了什麼、消費總額多少、有否給小費……,若這個客人再次透過應用程式訂位,數據管理系統就會採集到這名客人之後的消費數據,並據此進行初步的數據挖掘和分析,當商人壽司郎的市場部同事邀請這名客人成為會員,按着數據分析後給與這名客人具吸引力的優惠,會員招募成功率自然倍增。

看到這裡,或許有人會提出憂慮,這種透過應用程式訂位的系統,很容易在計算時間上失準,害得客人到店後仍要等待,這個問題確實存在。不過,應用程式訂位服務無論如何都有縮短客人等候入座時間的效果,加上透過系統演算法,計算時間的準繩度不斷增加。

另一個疑慮是,客人透過應用程式訂位後「放飛機」(失約)又如何?系統設計亦已經預計這個情況的出現,當應用程式發出的訂位號碼沒有在預定時間之內被輸入店舖外的電子看板,系統就會自動取消有關的預訂並重新計算輪候時間。

當這個訂位服務進行順暢,商人壽司郎把應用程式推展到外賣服務,客人要輸入的個人資料當然就更多了,包括送貨地址,這樣的資料對於客人的收入水平有很大的參考價值。之後,商人壽司郎全力推廣會員計劃。

以需求來讓客戶自願留下個人資料

其實商人壽司郎在未建立訂位應用程式之前,也有會員制度,只是透過應用程式提供訂位和外賣服務,有助收集客人數據,根據數據分析有效推動會員招募,讓會員的優惠計劃更加準確,招募自然更加成功。

這個個案告訴了我們在推動會員招募和採集客戶數據時的兩個關鍵點:

一、要客人願意提供個人數據,必須首先符合客人的需求,這方面比起提供優惠更加有效。在招募會員時,很多時我們都會著力於提供「著數」(優惠),這當然是必須要的,不過有時優惠計劃未必符合每一個客人的口味,要客人甘心情願的留下個人資料,應該從需求著手。愈來愈多零售業提供免費送貨服務,既讓客人感到方便,亦能夠讓客人心甘情願留下不少個人資料;

二、在這個「移動」(Mobile)時代,智能手機應用程式(App)是一個很有效的數據採集工具。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今年四月出版的《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2號報告書》,2016年智能手機的滲透率高達85.8 %,可以預計,這個數字只會不斷上升。商戶使用手機應用程式來跟客戶建立關係亦是大勢所趨,原因有很多,這已是另一篇文章的範圍,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方便採集客戶數據。

客戶消費行為數據比人口統計資料更重要

順帶一提,做Marketing工作的,在擬定行銷策略時,都知道有所謂的「人口統計變數」(demographic)。不過,消費者的實質「行為數據」(behaviour data)很大程度上取代上述成為最重要的參考依據。

人口統計變數其實一種「假設」(assumption),譬如說,我們會假設買我們的產品和服務的人是高收入的女性,但事實很可能當中有一些是中等甚至是低收入的。

用消費者行為數據作為行銷工具最大的好處是不需要「靠估」,每一名消費者過去購買的產品、頻率、單價、對什麼推廣有積極反應、有否推介朋友成為會員、有否在社交媒體評論自己或是對手的產品、過去的消費行為模式有否出現過變易……,這些數據是最實在的行銷參考依據,不是任何假設,透過數據挖掘和分析,可以對每一名客戶進行一對一的「精準行銷」(Precision Marketing or Targeting Marketing)。

作者:徐少驊 (先達智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作者其他數據行銷故事:

從粉底說數據行銷

數據行銷第一步

差異化定價與大數据

不必驚動客戶的數據收集

延伸閱讀

大數據結合客戶關係,不可不知的四大優勢

大數據年代:這樣搞媒體才是對的!

在所謂的「大數據」(Big Data)年代,媒體是應該如何經營的呢?

有不少傳統媒體即使未「拉閘」,卻在「流血不止」之中,廣告收益每年以雙位數的比率下降,觀/聽眾/讀者的數字亦然。媒體管理層的救亡方案是把內容上網,然後收取網路廣告。這不但救不了亡,還會加速死亡,因為觀/聽眾/讀者去了網站看/聽你的內容,進一步拖低網下媒體的收視/聽率或是讀者人數,網路廣告又收不起錢。請記著這句話:用傳統媒體營運思維去搞網媒是死路一條!

DBC董事局決定把數碼廣播牌照交還政府,以目前的傳播環境,再過數年,就算是商業電台或是TVB決定交翻個牌出來,我也不會覺得很驚奇。

大數據年代下的媒體該如何經營

大數據年代下的媒體該如何經營

 

大數年代,搞傳媒為什麼還要攞牌照?

當然,DBC的個案有其獨特的脈絡,即所謂的「數碼廣播」政策,但我不打算在此長篇大論這個早已經看得出是明日黃花的議題。早於十年前,我與第一代科技人也是我的好友白頭孫已經曾撰文對談:將來究竟會是「無線」還是「流動電訊」上網勝出呢?我們都沒有料到,兩者同時勝出,也就是說,在智能手機內設有無線上網的功能。 前Google CEO施密特(Eric Emerson Schmidt) 曾揚言:「未來將是行動唯一的時代。」Forrester Research的Ted Schadler和Josh Bernoff寫了一本很難讀的書,叫做《行動思維時代》(The Mobile Mind Shift: Engineer Your Business to Win in the Mobile Moment) 。 我想要說什麼呢?從事傳播業為什麼還要向政府申請昂貴又限制多多的廣播牌照呢?!

「廣播」敵不過「行動」

DBC行政總裁羅燦說大部分汽車的收音機還是沒有數碼廣播裝置,這是事實,我卻認為未必是DBC董事局決定停止數碼廣播的主因。 大家乘坐計程車時不妨留意一下,很多司機在方向盤旁掛滿了「行動裝置」,有些是用來接生意的,有些是用來播放影視及聽覺娛樂的,我就曾試過不少次遇上聽網台的司機。 我們所稱為的「行動電話」(Mobile Phone),其實已經不足以描述這個裝置的功能。試問有多少人用這個裝置只是來通話的呢?!更多的時間我們是用來上網、發訊息、玩遊戲、看電視劇或電影,有愈來愈多人用來購物,這個「行動裝置」已經成為每個人的活動中心,而且這個趨勢只會愈來愈烈。 人們已經開始逐漸遠離電視機了,試問接收聲音廣播訊息的收音機又怎會不式微呢?!傳統廣播科技屬於「稀缺資源」,所以政府用牌照來規管及分配,但資訊科技卻是豐沛資源,數據傳輸速度愈來愈快,「行動媒體」才是投資媒體業的大方向。 都係嗰句,從事傳播業為什麼還要向政府申請昂貴又限制多多的廣播牌照呢?!

救亡方案加速死亡

好了!我們弄清楚了這個問題的第一部份,現在我們來看問題的第二部份。 有不少傳統媒體即使未「拉閘」,卻在「流血不止」之中,廣告收益每年以雙位數的比率下降,觀/聽眾/讀者的數字亦然。媒體管理層的救亡方案是把內容上網,然後收取網路廣告。這不但救不了亡,還會加速死亡,因為觀/聽眾/讀者去了網站看/聽你的內容,進一步拖低網下媒體的收視/聽率或是讀者人數,網路廣告又收不起錢。 請記著這句話:用傳統媒體營運思維去搞網媒是死路一條!

商戶自營媒體

為什麼香港商戶的廣告預算愈來愈少放在傳統媒體身上呢?是分了去網媒那裏嗎?這是其中一個原因,目前卻不是主因,因為大部分香港網媒仍然是未按著網路邏輯經營的,因此行銷效果不彰。真正的主因是商戶自己製作內容,成了傳統媒體的廣告預算競爭者! 曾擔任全球最大的公關顧問公司愛德曼資深副總裁的Michael Brito在2014年出版的《自己的品牌自己做》(Your brand, the next media company)一書中,就主張所有企業都應該轉化為媒體公司。 商戶轉向自己經營媒體,即所謂的「內容行銷」 (Content Marketing),這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Media Placement的預算急速下滑,商戶情願自製內容放在自家的媒體,再透過社交媒體平台推廣出去,與潛在客戶直接建立關係,再收集數據,作業務分析。傳統媒體那種沒有收集任何具體客戶數據的廣告形式根本無法競爭!

內容只是手段,關係和數據才是目標

紐約市立大學(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新聞研究所教授,也是buzz machine.com站長的Jeff Jarvis在他的著作《媒體失效的年代》(Geeks Bearing Gifts)一書內這樣說: 「你會發現我在本書當中,將一再主張『關係』是媒體商業模式的必要元素,也就是說:將民眾視為個人以及社群,以便為他們提供更切合需求的服務、建構出更大的價值,這會是媒體追求存續和成功的關鍵。當然我們還是會繼續製造內容,但內容不是最終產品,只是我們用來為社群及其成員提供訊息和服務的其中一件工具而已。 內容也許還是會保有能夠販賣的內在價值。不過,現在內容又有了另一種價值,是一種用來瞭解一個人的方式:那個人對什麼感興趣;那個人知道什麼,又想要知道什麼;那個人住在哪裏,從事什麼工作等。以上這些信號(signals)都能夠促使新聞機構為那個人提供更大的價值,從而獲得忠誠度、投入和營收。是的,這就是谷歌、臉書與亞馬遜的營運方式。」 若果傳媒經營者明白並且掌握了這段話的意思,他就知道網媒不是以經營「內容」為目標,而且透過經營「內容」去建立「關係」並收集「數據」。換言之,用內容吸引人流,傳統媒體就止於此,但對網媒來說只是起步,之後與觀/聽眾/讀者建立忠誠的關係和在他們的同意之下收集數據,才是經營的重點。

內容工作者的出路

好了,現在讓我們來談論一下「DBC交還牌照事件」的第三部分問題。一棵大樹倒下,一批傳媒工作者頓時失去工作,在今天的傳媒環境,再找工作並不容易,即使是電台執牛耳者的商業電台在過去的日子也是不斷減磅。在社交媒體當道的今天,欲從事傳播工作的人必須有新的視野,進入傳媒機構獲得聘用已經不是唯一甚至不是最佳的進路。

經營「自媒體」養活自己

社交媒體平台賦予所有人免費的傳播平台,愈來愈多人成立「自媒體」(We Media),透過自製內容與社交媒體平台的廣告合作計劃分享利潤,能夠成功養活自己的,內地有《羅輯思維》的羅振宇,香港有提供遊戲攻略短片的大J,當然要舉例下去還有很多。最重要的 是你所「銷售」的是你的強項,並且定期有紀律地提供優質的內容。

提供「內容行銷」服務

內容工作者的另一條出路是自組公司向商界提供「內容行銷」(Content Marketing)的服務。在所有企業都是「媒體公司」的年代,內容製作的需求非常大,而懂得製作優質內容的市場推廣人員並不多。行這條路的內容工作者當然需要強化自己的市場推廣意識與知識。 我要説的是,世界已經完全不一樣了,與其抱殘守缺,不如迎接新時代,為自己創造機會。

在網路世代,所有經營者都必須謹記的四個關鍵詞:行動(Mobile)、關係(Relationship)、數據(Data)和內容(Content)。

作者:徐少驊 (先達智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作者其他數據行銷故事:

從粉底說數據行銷 數據行銷第一步 差異化定價與大數据 用大數据還給觀眾選擇爛片的自由 與可用大數据製作必收大電影  從毛記電視說到Facebook Live 用大數据以精準殺掉創意

用「大數據」還給媒體消費者選擇「爛片」的自由

ViuTV甫一開台,就成功地從TVB手上搶佔了大量收視率,說明的不是ViuTV的勁,而是過去一台獨大之下的TVB是如何Hea做,就等於昔日國民黨不是被共產權打敗的,而是被自己的貪腐所蠶食。

 

傳媒難做,廣告入收大降,大家都知道,必須走向網絡,所謂網媒,是否就是將內容上網?所謂網絡廣告,是否就是將廣告在網媒投放?今時今日,不了解大數據如何正在主動傳媒經營包括內容與廣告,就算你現在是像TVB般的市場獨佔者,你的下墜仍然是無可避免的。

ViuTV甫一開台,就成功地從TVB手上搶佔了大量收視率,說明的不是ViuTV的勁,而是過去一台獨大之下的TVB是如何Hea做,就等於昔日國民黨不是被共產權打敗的,而是被自己的貪腐所蠶食。中國歷史就像一條迴轉壽司帶,今天的中共面臨著習近平、王岐山念茲在茲的「亡黨亡國」威脅,真正的敵人也是在黨內而不是什麼「外在勢力」!

網媒經營者必須換腦袋

先旨聲明,這不是一篇政論文章,講的是有關「數據科技」(Data Technology) 如何應用在媒體業上,所以若是對這方面沒興趣的你,請隨意轉台。

近年香港的媒體業有很多變化,遠的不說,近的除了有ViuTV開台,還有永恆的ATV終於落幕,由香港電台的RTHK31、32、33所取代、NetFlix和LeTV將線上隨選影片服務推來香港、《太陽報》宣佈完成歷史任務、同時《端傳媒》和《HK01》大手出擊,當然還有此起彼落不同規模的網媒,都在爭奪閱聽人有限的閱聽時間。

不過,似乎大部分的媒體經營者在經營「網絡媒體」上都沒有換腦袋,只是將內容擺上網,吸引「讀者/觀眾」來看,唔覺意睇埋網頁或影片上的廣告。

高收視率不再是Killer App

先用一個例子來表達一下線上影視媒體與傳統電視網絡媒體的差異吧!經營一家電視台,你的首要任務是製作高收視率的節目,然後就可以收到高價廣告費,這個道理不用傳理系老師告訴你,你也懂得,對吧?線上隨選影視媒體又如何?它們的Killer App是「選擇」,片庫當中有些是「爛片」、「爛節目」也沒所謂,因為「爛片」、「爛節目」也有人愛看,所以線上隨選影視媒體經營者最重要是給視聽者「選擇」,無論是節目/影片類型、量數、地域、語言、影片長度……,然後再按著視聽者的profile和往跡插播對應式廣告,這就涉及「大數據」的範疇,會在另一篇文章詳述。

《紙牌屋》不是Neflix食糊之作

所以,Netflix其實不用靠《紙牌屋》(House of Cards)食糊的,《紙牌屋》的高收視率和用數據來編劇對Netflix無疑在市場推廣方面幫助甚大,不過「高收視率」並不是它的經營模式,Netflix靠的是「片庫」,有點像總有一間喺左近的7-11,在Netflix你總會找到啱你口味的影片,所以在Netflix的片庫裏,按傳統定義的「爛片」、「爛節目」肯定是多於像《紙牌屋》這樣的高質影片,LeTV亦復如是。

靠「長尾」賺得更多

這跟最近的一個叫做「長尾理論」(Long Tail Theory)很有關係。這個理論值得所有經營者記在腦中,因為這是網絡營銷的一條黃金定律。

什麼是「長尾理論」呢?「長尾」或叫「長尾效應」是用來描述那些原本不受到重視的銷量小但種類多的產品累積起來的總收益超過主流產品的現象。簡單再說一遍,就是品種最緊要多,供客戶選擇!

「推薦神器」撮合視聽人與節目

這些「線上隨選影視媒體」的經營模式是盡量「促進」(facilitate)來訪者「找到」、「遇上」他們有興趣看的影片/節目,一個「個人化節目推薦系統」(Personalized Recommender System)就是那個「神器」,有了這個系統,就可以讓擁有不同喜好的觀眾「找到」或是「遇上」他們的心水影片/節目。「神器」如何知道來訪者的喜好呢?這涉及「大數據」的經營,這一篇文章我還是想stick to「選擇」這個關鍵概念。

myTV小家仍欲掌控觀眾

ViuTV成功搶走了TVB不少收視率,這個現象其實並不意外,若是再比對一下它們的App,ViuTV超越TVB可說是幾可成定局。

TVB的myTV處處顯露出它欲掌控觀眾的奢望,那些在archive的影片還要限時限刻的要來訪者按照大台定下的schedule來觀賞,視聽人不但不會按你的schedule行事,還會豪不留戀的跟你講聲拜拜!

「隨選」將主權交還觀眾

網絡時代的媒體消費必須是「隨選」的,什麼時候看什麼節目,決定權交回媒體消費者,myTV顯示出來的傲慢態度在今天這個「隨選時代」是不可思議的!

myTV除了反映出傲慢的態度,還有的一個死症就是跟媒體消費者斤斤計較。原本TVB擁有絕大的優勢,就是它的片庫,它卻不把它全部放上archive供來訪者隨意隨時隨選,而是要收收埋埋,又要付費。

有人立即會說,不是啊,Netflix、LeTV還有不少有線電視媒體也是收費的啊!是的,確實不是絕對不能收費,但免費才是網絡媒體的王道,如何賺錢,方法多的是,想要知道,就請繼續追看這系列的文章。

ViuTV的App又如何呢?驟眼看來,是比較大方,不過由於片庫的節目始終有限,仍然看不出可以有幾大方。

好了,這一次就講住咁多,歸結一句,「選擇」是網絡媒體的關鍵詞,而不再是「收視率」,而「隨選」則是所有網絡媒體必須奉行的天條,犯者必不會有好下場!

作者:徐少驊 (先達智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作者其他數據行銷故事:

從粉底說數據行銷

數據行銷第一步

差異化定價與大數据

「差異化定價」與「大數據」

「差異化定價」是在充分考慮產品/服務差異、顧客需求差異、時間差異、地點差異等基礎上,以不反映成本費用的比例差異而制定不同的價格。

曾經係Pure Yoga的客戶,不過滿約之後我沒有續約。點解?不是它的服務不夠好,也不是瑜珈導師唔夠堅,只是因為我買了一年的合約,卻發現自己愈去愈疏,起初一星期三次,之後就一個月也去不到三次,於是計起上嚟每堂要成幾舊水,就覺得唔係好抵嘞!

係,無錯,我係計住啲「婆乸數」,而且去唔到係我的時間編配問題,不過,我相信好似我咁嘅客人,Pure應該為數不少。

Pure似乎沒有特別的對策撈回這樣的客人,還是全力以招收新客為主要經營策略。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數位營銷的新趨勢,叫做「差異化定價」,什麼是「差異化定價」?拋吓書包先,「差異化定價」是在充分考慮產品/服務差異、顧客需求差異、時間差異、地點差異等基礎上,以不反映成本費用的比例差異而制定不同的價格。

拋完書包!大家不妨試想想,若果Pure有一個按著客戶的需求、來訪模式而有不同的定價,會否撈回更多舊客呢?!而這些「懶惰的」舊客不會佔用大量資源,卻是錢照付,Pure何樂而不為?當然,跟「懶惰的」客人keep住關係,當他(我)們變得愈來愈積極,就可以逐步加碼。

要實現「差異化定價」就必須有「大數據」(Big Data)的幫助。任何「大數據分析」都必須首先確立一棵「決策樹」(Decision Tree),並據此來預測(Predict)每一名客人的下一個購買行為,之後就搜集每一名客人的來訪內容,包括時間、地點、頻率、參加的瑜珈班,還有過去購買的內容⋯⋯,然後在合約期滿之前預計他們的下一步行為,及時提供符合他們需求的新合約,成單的就會大大增加。

我的Pure Yoga合約已經過了兩個月,沒有收過任何來自它的聯繫,看來它不但沒有「差異化定價」的策略,還沒有data team去經營數據,這又是另一個大題目了。

我已經轉變了我的健身方法,就係行山、行山,再行山。

作者:徐少驊 (先達智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作者其他數據行銷故事:

從粉底說數據行銷

數據行銷第一步

數據行銷第一步:對的「問題」和對的「數據」

數據行銷 (Data Marketing) : 飛機上彈孔的數據究竟有否分析用處?

戰爭期間,一群科學家提出可憑戰機身上的彈孔數據分析來增強戰機和機師的安全。如何做到呢?就是將所有完成任務回來的飛機進行彈孔數據收集及統計,一張一張的圖表就這樣出來了。

天讀到一則有關「數據」(Data)的故事,覺得頗有趣,跟大家在此分享一下:

話說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同盟國和軸心國由陸地打到海上再打到上天,制空是任何戰役中非常重要的關鍵。

戰機身上的彈孔能告訴我們什麼

戰爭期間,一群科學家提出可憑戰機身上的彈孔數據分析來增強戰機和機師的安全。如何做到呢?就是將所有完成任務回來的飛機進行彈孔數據收集及統計,一張一張的圖表就這樣出來了。

科學家和工程師圍著數據討論,各抒己見。有人主張應該鞏固戰機受到攻擊密度最強的位置,也有人提議該從油箱和駕駛員所坐的位置著手改善戰機的設計。

大家都在引用著數據來闡述觀點。

沒有參考價值的數據

在大家彼此爭論不休的時候,有一個人緩緩的站起來,清一清喉嚨,以示他要發言,當大家都靜下來,看一看這名一直只是沉默不語、隔岸觀火的人要說些什麼,他劈頭第一句竟然是:

「這些數據都沒有參考價值!」

大家瞪大眼睛等待這個人對自己力排眾議的言論進一步的解釋。

「這些能夠安全飛回來停在停機坪等待維修的戰機,正說明了在它們機身上的彈孔落點都不是致命的,真正致命的彈孔數據已經隨著被打下的飛機沉在大海裡了!」

問對的問題,收對的數據

這個故事屬真屬假我不得而知。説這個故事的作者陳傑豪認為,這個故事的教訓是要「問對問題,才能找到答案」。

我不反對有關「問對問題」的主張,不過這則故事似乎是説收錯或是用錯「數據」的問題,數據無處不在,今天很多企業的系統内都儲存著一定數量的數據,有些是任由其存在而不作任何經營,有些則胡亂引用數據,浪費了大量人力物力,但得到的卻是沒有價值的甚至是錯誤的答案。

問對問題,確實是經營數據的起點,引用對的數據才可以得出正確並有用的答案,再進一步,就是如何詮釋這些「答案」對這盤生意的意義了。

所有這些都是「人」的工作,是電腦或什麽演算法取代不了的!

作者:徐少驊 (先達智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